Fade Away

刊登于 2015-12-01By 崇文馆All, 男人玩具, 绿色健康

Fade Away

“Kobe Bryant Shane Battier” by steve.lanctot – kb_0563cf. Licensed under CC BY 2.0 via Wikimedia Commons.

于我而言,中三是一个开始注重髮型、关心潮流的阶段,三不五时就要摷一摷头,周而复始地耻笑哪个同学坐下来时会露出白袜,盘算着回答老师提问时怎样搞笑,让那个背影纤柔的女同学掩嘴偷笑。然而,中三那年,更是我初涉球场的珍好时刻。

那时篮板不会抢,遇到高空的球便如排球选手般,只管跃起一掌打出界。当球传到手中,既不知运球是好,还是出手更好,往往在踌躇之间就被偷走了球。每次在场上厮杀几场后,脚掌务必冒出数个水泡,无他,那时我穿的竟是adidas的superstar。

若问到青少年的行为是否很大程度上受朋辈影响,我以自身的经验来说──这是无比真确的。一个个辉煌而隽永的名字都是透过中学好友的口耳相传中得以听闻:Allen Iverson、Vince Carter、Tim Duncan、Shaquille O’Neal、Kobe Bryant……炫丽而迅疾的Killer Crossover,轻轻一跃便跨过七尺巨人然后奋力一轰,平实而稳当的低位转身放篮,受不了毫无道理的入樽后而倒碎在地的篮板,两肩轻晃后潇洒投出一记Fade Away,如此种种令人拍案叫绝,重播复重播的经典画面,都一度教我们迷溺于让人肾上腺素拔昇得奇快的篮球世界。我仍旧深深记得,因据考试而早放的上午,我们在桌面一片杯盘狼藉的茶餐厅裏为Robert Horry三分中鹄,使得马刺反胜活塞而振臂欢呼。

今早起来,忽闻高比宣布于今季末退役,这消息对于一向追蹤NBA的球迷来说可谓毫不意外。尤其当我看到今季高比有一球Backdoor上篮入选Top 10 Plays时,我更肯定他离退役不远矣,那一球当然进得漂亮,惟一教我纳闷的是:为什幺他的腾空时间短了那幺多?遥忆其壮年时,于底线做一个漂亮的Pump Fake,继而伶落地越过防守者,轻盈一跃,双手持球划了一圈,便是一记技惊四座的Backdoor大风车入樽。然而,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在离场慢些也不许的世道裏,我蓦然为曾经浑身是劲,如今却浑身是伤的他伤感,那首字字句句都流露不捨的告别诗,恐怕是在披着满襟的英雄泪下写就的。设若篮球界有一本《史记》,恐怕在〈本纪〉中会留下他的名字吧?

岁月暗藏在时疾时徐的拍球声中迢递而去,许多许多的东西都在嬗变的世界中消失不见,但我们仍然能若无其事的活下去,心中只賸下莫辨的灰烬。到了最末,连曾有的灰都一样消失不见。对我们来说无比仰慕的球星一个接一个宣告挂上球衣,我们彷彿用尽最后的默契来和应他们的黯然一样,星期日的上午谁都不再需要在球场旁左顾右盼,赌赌谁比谁更迟;谁都不会再穿上白恤衫和灰裤子,在一丸夕阳下拙劣地模仿NBA球星的招牌动作;写上班名的篮球隐匿何处?谁都不在意了。

青春业已悉数浪射透了,当时为仿傚高比的Fade Away而兴奋不已的我们,何曾想到原来Fade Away原来也有渐次凋谢的意思呢?